南京6龄童告教育局入学不就近 质疑学区划分

来源:http://www.szjksh.com 作者:学校 人气:73 发布时间:2019-10-03
摘要:家住南京建邺区的萌萌(化名),小区门口就是南师附中新城小学北校区(以下简称新城北小),但由于学区划分的缘故,她只能到较远的南湖三小上学。去年7月,萌萌的父亲以她的名义提

家住南京建邺区的萌萌(化名),小区门口就是南师附中新城小学北校区(以下简称新城北小),但由于学区划分的缘故,她只能到较远的南湖三小上学。去年7月,萌萌的父亲以她的名义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建邺区教育局撤销当年学区划分,重新划分。今年4月,建邺法院认为萌萌不到6岁属非适龄儿童,驳回诉请(本报曾在4月25日报道)。现在萌萌满6周岁了,萌萌的父亲再次起诉教育局。7日,建邺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家门口几百米远就有小学,可孩子却可能被划到2公里之外的另一所小学就学。家住吉庆家园的顾先生去年就将建邺区教育局告上了法庭,要求撤销学区划分的具体行政行为,重新划分学区。今年上半年,建邺区法院审理了此案,法院认为当时顾先生的孩子还属6岁以下非适龄儿童,不是行政诉讼的主体,驳回了他们的诉请。随着时间推移,孩子现在已经是适龄儿童了,但教育局对其所在的学区还是维持往年的划分,顾先生以代理人的身份再次起诉教育局。近日,建邺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事件起因

案情回顾

家门口就有学校却要到2公里外上学

入学不“就近”,家长[微博]质疑学区划分

顾先生家住吉庆家园,小孩下半年就要上小学了。离顾先生家300米左右就有一所小学——南师附中新城小学北校区(以下简称新城北小),2014年新建,顾先生本来以为按照就近入学的规定,今年孩子能进入新城北小,可最后还是要划到离吉庆家园2公里远的南湖三小。去年7月,顾先生一纸诉状将建邺区教育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依法判决,将自己的孩子划入新城北小就读。

家长一问:离得近的学校为何反而上不了?

顾先生认为,教育局明显违反了义务教育法中“就近入学”的精神,且违反了一系列法律法规,侵害了孩子的合法权益。在新城北小学区内,还有三个尚未交付的楼盘,不但每一个楼盘距离新城北小都比吉庆家园远,而且目前无人居住。这些楼盘也打出了“学区房”的广告对外销售。此外,新城北小新校区成立后,原本划分在南湖三小学区的小区如新百公寓、纺织公寓等,都被划分到了新城北小。

本报曾在4月25日报道,家住南京建邺区吉庆家园的萌萌(化名)今年6岁,离她家不远的地方是南师附中新城小学北校区(以下简称新城北小),但她所在的小区不属新城北小施教范围,而属较远的南湖三小。

因此,当时诉请法院认定2014年建邺区教育局划分小学施教区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责令建邺区教育局在一定时间内,依法划分2015年小学施教区。

去年7月,萌萌的父亲顾先生提交诉状,这时候的萌萌还不满6周岁,不到入学年龄。因此在今年4月2日的一次开庭上,被告代理律师认为:原告不是适格的主体。教育局具体行政行为的对象是特定的,同时相关的权利受到影响的对象也是特定的,2014年小学入学办法在法律上谈不上对原告的权益进行了侵害。

在今年年初庭审中,顾先生的代理律师还称,建邺区教育局2014年对各学区适龄儿童摸底发现,新城北小学区内适龄儿童202人,但当年实际招生只有155人,还有47个名额是空缺的。而吉庆家园包括相邻香榭丽舍小区一共才31名适龄入学儿童,新城北小完全可以将其纳入学区内,这些孩子根本没必要“舍近求远”去南湖三小就读。

而且,“就近入学”原则不是绝对距离就近,而是满足施教区内大多数儿童的就学就近。除此原则,还需根据行政区域,限定在本行政区划之内,需结合已有的学校和将来建成的学校以及根据适合儿童的数量和分布状况进行划分。就近入学仅是划分施教区四个原则之中的一个原则。被告承认两个学区邻接点的居民是存在入学远近的问题,但这仅是少数,如果满足了少数人,那么大多数人也存在合理入学的问题。

建邺区教育局代理人则认为,就算新城北小实际招生人数与摸底不同,这也是部分学生择校或者选择民办学校导致的,并不是教育部门能控制的,这不意味着就可以将吉庆家园适龄儿童纳入学区,“否则会直接影响到南湖三小的就学率,甚至造成资源的浪费”。庭审中,代理人强调,吉庆家园小区自建成以来到2014年,一直是南湖三小的施教区。

家长二问:离得远的小区为啥属于该学区?

案情回顾

萌萌的父亲还提出,距离新城北小2.8公里外的雨润国际广场、2公里外的紫京府及1公里外的涟城、雍华府等新楼盘都被建邺教育局划入了新城小学北校区的施教区,这违背了教育资源公平的原则。

第一次起诉被法院驳回,理由:非适龄儿童

对此,被告的代理律师说,按义务教育法规定,所有新建楼盘在完成合法手续后,都有权申请其楼盘内的居民义务教育学位,教育局根据属地管理原则只能受理并给予划分。

不过,今年4月,建邺区法院驳回了顾先生及其孩子的诉请。法院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是提起行政诉讼的必要条件,首先是有无法律上的权利,其次是与具体的行政行为之间有无因果关系。根据义务教育法和江苏省的地方性法规规定,“适龄儿童”是指当年8月31日之前年满6周岁。顾先生的女儿是2008年10月出生,此案是在2014年7月提起诉讼,在被诉行为时,起诉人不是“适龄儿童”,不可能与被诉行为之间产生行政法律关系,所以驳回其诉请。

法院意见:孩子不到入学年龄,家长起诉被驳回

第二次家长[微博]再起诉,理由:孩子已到适龄学区也没变

法院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是提起行政诉讼的必要条件,首先是有无法律上的权利,其次是与具体的行政行为之间有无因果关系。根据义务教育法和江苏省的地方性法规规定,“适龄儿童”是指当年8月31日之前年满6周岁。原告是2008年10月出生,此案是在2014年7月提起诉讼,在被诉行为时,起诉人不是“适龄儿童”,不可能与被诉行为之间产生行政法律关系。

今年建邺区教育局在划分施教区时,顾先生所在的小区学区依然维持往年划分,属南湖三小施教区。而顾先生的孩子也已达适龄儿童范围,他再次以女儿名义起诉建邺区教育局。9月7日下午,建邺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顾先生的孩子没有出庭,顾先生及两位代理律师出庭,教育局的一位副局长及代理律师出庭,庭审长达近5个小时。法院充分听取了双方意见,没有当庭宣判。

法院开庭

在庭审中,作为代理人的顾先生及其代理律师还是持上一次起诉时的观点,认为教育局违反了义务教育法中适龄儿童就近入学的原则,明明家门口300米就有学校,孩子却要到2公里外的学校去上学。

具备了适龄儿童身份,家长再告教育局

建邺区教育局:

争论焦点1:如何划分学区才算“就近入学”

学区划分不是简单以学校为中心画“圆”

对于这个结果,萌萌的父亲很不满意,今年建邺区教育局在划分施教区时,萌萌所在的小区依然属南湖三小施教区。于是他以代理人的身份再次起诉教育局。7日下午,南京市建邺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官介绍,9月1日上午,法院组织原告代理人顾先生及被告代理人实地勘察,从吉庆家园南门到新城北小是0.33公里,从南门出发,沿应天大街到南湖三小是1.35公里(如下图)。

而教育局方面及其代理人的观点也和上一次庭审的差不多,新城小学北校区施教区为应天大街以南、江东中路以东、梦都大街以北,而吉庆家园在应天大街北侧,所以不在那所学校的施教区。同时,学区划分不可能以学校为中心,以同等半径画圆,因为那样可能会导致有的区域不在任何校区,或是同一栋楼的孩子在不同校区。学区划分所要考虑的绝不仅仅是“就近”一个原则,还要根据区域内小学布局以及适龄儿童的数量和分布状况,合理确定公办小学的施教区范围和招生规模,使招生规模和施教区的生源数量基本相当。

家长:孩子上学“舍近求远”,学区划分不合理

此外,作为代理人的顾先生和代理律师还认为,教育局在划分学区时履行的程序不合法,而且教育局在召开专家讨论会等程序上不合法,选定的人员非专家,权力没有在阳光下运行,没有征求广泛的意见。

原告代理人顾先生诉称,已到入学年龄的萌萌,家门口的小学不能上,却要穿过8条马路,到近两公里外的南湖三小就读,有很多安全隐患。被告所谓“建邺区小学教育资源北部集中,南部较少,所以将吉庆家园往北划入南湖三小,而不是往南划入新城北小”的说法,其实是偷换概念。把尚在开发中,没有入住的和记黄埔、招商雍华府等富人社区纳入其中,却把学校门口的吉庆家园排除出去。而且2015年的施教区划分,将雨润广场调出了新城北小的施教区,这意味着,新城北小会有相当多的新学额空出来,但被告仍不允许吉庆家园孩子到新城北小入学。他们认为,法律所说的“就近入学”就是距离上的就近,要求撤销今年的学区划分的具体行政行为。

吉庆家园划入新城北小会造成资源浪费

被告:“就近入学”不是画圆,而是“划片”

以代理人身份出庭的建邺区教育局副局长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说:“家长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但原告主张的‘画圆’的办法去划分施教区是无法划分的,将会出现空白点、交叉点和争议点,如果说画圆的办法能够实现,世界各国施教区的划分早已采用此种方法了,而实际上不仅仅是我国当前,全世界各国的施教区划分都是以不规则的多边形相对就近,不是说吉庆家园一定不能划入新城北小,问题是吉庆家园划入新城北小,势必会造成其他的不均衡和资源浪费,我们不能只考虑吉庆家园,只考虑某一个儿童,而置其他小区、其他儿童的权利于不顾。“也不能说,没有通知原告参加公众参与会议就是权力不在阳光下运行,我无法保证所有的适龄儿童的父母均已参与公众讨论。”

被告代理律师认为,就近入学考虑到的是划片,而不是原告所说的从点到点的距离。马副局长说:“家长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但原告主张‘画圆’的办法去划分施教区是无法划分的,将会出现空白点、交叉点和争议点,施教区是‘相对就近’原则,以不规则的多边形划分的。如果吉庆家园划入新城北小,势必会造成其他的不均衡和资源浪费,我们不能只考虑吉庆家园的儿童,而置其他小区,其他儿童的权利而不顾。”

法院当天没有宣判,该案将择日再审。

2 争论焦点 :学区划分的讨论程序是否合法

记者 钱鸣

原告代理律师还认为,教育局在划分学区时召开专家讨论会等程序上不合法,选定的人员许多是干部,包括发改局、财政局,并非专家。萌萌的父亲要求参加会议却没被允许,划分学区应采取听证会及公众会来广泛征求意见。

被告代理律师表示:施教区的划分及如何采取相关程序广泛听取意见,是否采取听证会及公众会等,这些都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所以教育局通过对生源数量的摸底、开专家论证会等方式来完成群众意见听取是合法的。而且,“学区的划分涉及政府的规划、财政、发改等部门,因此,在专家论证过程中,邀请了区内所有与学区划分有关的部门参与论证,同时还邀请了市级学区划分的专家,我认为这样的专家是能称上专家的,而不是原告代理人所讲的‘干部’”。马副局长说:“不能说,没有通知原告参加公众参与会就是权力不在阳光下,我无法保证所有的适龄儿童的父母均参与公众讨论。”

庭审当日,法院充分听取双方意见,庭审长达近5个小时,但没有当庭宣判。(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任国勇)

本文由金沙易记域名4166送26发布于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南京6龄童告教育局入学不就近 质疑学区划分

关键词:

最火资讯